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传统文化/ 正文

抵御诱惑如好德

处世为人
抵御诱惑如好德
——《论语》解读系列之: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文/朱振山           
           
       首先,让我们把这个事实真相了解清楚——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人为什么要承受十月怀胎之苦而呱呱坠地?人为什么要承受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之苦,走完其人生旅程?答案也许不同,但是一个根本原因是,人之所以生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他有欲望。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就是“人生于欲望,死于欲望的膨胀”。人带着欲望而来,然后在生命历程中欲望不断膨胀,最后,肉体被各种欲望消耗殆耗,人的生命也就终结了。
       《论语·子罕第九》中,孔子有一句这样的感叹: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这句话在语气上看是孔子的一个感叹,如果用现代话来说就是:人都是既好德也好色,可是好德的没有好色的那样执着。这句话是孔子对卫灵公的感叹。在孔子周游列国时,对他比较器重的只有卫国。然而,卫国的国君卫灵公却非常宠爱他的妃子——南子。美貌的南子整日把卫灵公弄得神魂颠倒,因而影响了卫灵公治国理政。卫灵公平时也讲仁义道德,只是在南子的妩媚娇柔之中不能自持。从人情世故上看,好德不如好色的又何止一个卫灵公?可以这样说,在这个世界上,好德犹如好色的人是非常少见的。
       实际上,这句话里面的“色”,不是单指女色,它应该包括女色、物欲与嗜好等内涵。然而历来人们的解释,多把这个“色”偏重于女色了。佛教《心经》上有“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阐述,这里的”色“就是大千世界中各种精神现象与物质现象,也就是可见、可感知的所有现象。而一般人却把这些现象看作是真实存在的了。殊不知,这些现象转瞬即逝,它与“空”是一不是二,而空(不可见不可感)也不是长久不变的。《红楼梦》中甄士隐梦见一僧一道携“通灵宝玉”下凡,看到一座大石牌坊,上有“太虚幻境”四个字,两边有一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个对联就是对人类的警示,意在提醒人们,人世间一切现象都是真假互变,有无互变的。
       人的欲望就是为“色”而产生的,因此,人执着于色是一种无奈的现象。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作为人的一个心理领域,蕴含着人的原始冲动和各种本能,以及出生后与本能有关的各种欲望。弗洛伊德把这种潜藏于心底深处、威力巨大的“性力”称为“力比多”。这种“力比多”是一种广泛的身体功能,人追求快乐是第一原则,然后才受到文化的塑造。这个理论告诉人们,“好德”只是心理需求,或者说是文化需求,而好色则是生理需求,或者说是本能需求。因此,孔夫子感叹的“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实际上是在感叹生理本能的需求要比心理文化的需求自然得多,顽强得多。
       如果要求人像好色一样来好德,显然是难以实现的。因为好色是第一需求,人只有满足了食色之后才可能有文化需求;而好德则是第二需求。如果说第一需求是为了获得生存的条件,那么文化需求则是为了长久的发展。 
       尽管好色是人的本能,人却不能放纵了好色之心,要对好色之心进行克制与削弱。因此,没有能力遏制自己欲望的人还不是文化意义上的人。人类从动物界走来,走得很苦很累,犹如逆水行舟。人类只有努力战胜自己,努力规范自己的言行,才能走在文明旅程之上。而稍有疏忽,稍有放纵,就可能重新回到动物界中去。这是因为,人类的生存过程就是不断克服动物性而趋向文化性的过程。由此可知,这个克制欲望的过程是很苦很累的过程。我们现在只知道读书是为了获取知识,而古人读书则是为了抵御各种欲望(色)的诱惑。就好比服用止疼药,是用来遏制疼痛一样,读上圣贤书,欲望就退隐了,而“三天不读书就觉得面目可憎”。这句话是说,人如果三天不读书,就一定受到欲望的纠缠,一个被欲望纠缠、被欲望弄得神魂颠倒的人,岂不是面目可憎吗?
       古人把修身看得至关重要,如果说修身难能可贵,它难就难在欲望具有极大的反弹特征。今天抵御了好色之心,并不等于一劳永逸了,明天不抵制,好色之心还会如期而至;明天抵御好色之心了,也不是就一劳永逸了,后天那个好色之心还会来。因此修身是常抓不懈的事情,抵御欲望膨胀永远在路上,那句“活到老学到老”的口头禅,实际上也就是说人要不断抵制欲望的膨胀。
       许多古圣先贤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们战胜了自己。世界上有两种不容易办到的事情,一种是战胜他人,一种是战胜自己。战胜他人的人是英雄,战胜自己的人则是圣贤,而实际上战胜自己比战胜他人更加难能可贵。正因为如此,自孔孟以来,中华民族这块热土上,出现了数不胜数的英雄豪杰,从民族英雄到草莽英雄,从财富英雄到文化英雄,唯独鲜见圣贤的身影。这种现象的出现,足以证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学的理论也就是反省自己、战胜自己的理论。从《大学》的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到《论语》中“吾日三省吾身”,无处不是反躬自问的提醒。
       我们应该警惕“好德不如好色”的存在,但也不能陷入“好德”的泥潭。这个泥潭就是对道德的执着,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极端化倾向。中华民族的道德建设曾经塑造了一个敦厚朴实、长治久安的农业社会,然而在另外一面,也产生了一个墨守成规、愚忠愚孝的僵化心理并且导致了民族的衰败与危亡。毋庸置疑的是,道德本身是颠扑不破的正能量,而执着于道德、极端于道德是要走向反面的。事实证明,如果把道德当作人生的全部,那么人的心灵活力就被扼杀了。这是因为,在现代文化的价值尺度中,作为个体的人不仅是一种社会存在,还是一种心理存在,一种情感的存在。人不仅在社会关系中具有独立的追求,而且在心理感情上也有独立追求。纵向审视中华文化,可以看到两个脉络:一个是以孔孟为代表的群体观念,也就是道德观念,这个观念主张克己复礼,主张仁义礼智信,主张个人服从整体,这个观念维护了社会秩序,也因此失去了个体自由;再一个观念,是以老庄为代表,这个观念尊重了个体与自由的存在意义,高扬了个体生命的大旗,承认人的心理存在与情感存在。这样两个观念好比人体的静脉与动脉并存一样,两相兼顾才能和谐发展。
       作为观念形态的“道德”二字,只是人生的一个领域,即使是向善的理念也只是人生的一个方面。我们应该注意的是,向善与道德都不是人生的全部。作为理想的人生,我们要探索大自然的运动规律;我们还要把研究自然得来的知识运用起来,发明工具、机器以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创造出更加文明的生存环境;我们要研究自己生存其间的社会,研究它在组织上、制度上、安排上还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这些都是需要不懈的探索和努力才能实现。很明显,这一切都不是道德所能规范的,也不是修身养性就能解决的。它需要人类的科学理性,需要尊重客观世界,需要观察测量、分析和实验。
       “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是孔夫子对卫灵公的感叹,也是人类对本能需求与文化需求的感叹。孔夫子首先是觉得人们好德没有好色这样恳切,这样迫不及待,这样全身心投入;再则,孔夫子也承认好德者的不懈坚持,这两者经常并列在人们“喜好”的行列之中。只是,这种并列时常出现强弱之分、先后之分与难易之分。此外,我们还应该看到孔子的感叹没有对“好色者”全然否定,言外之意是好色也是人类不可或缺的本能。
       然而我们必须经常对”色“进行抵御。那些频频落马的贪官,那些因为纵欲而早夭的百无聊赖的人就不懂得这一点。谁都知道,那些官员即使是两袖清风也会衣食无忧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那么贪得无厌,进而导致自己身败名裂呢?这是因为这些人忘记了用文化需求对好色之心进行塑造。孔子的这句感叹至少向我们传递了这样的内涵:好德并不排斥好色,而好色必须要好德;没有“色”,身体无以依托,而没有德,精神也同样没有依托。
       在好“色”——女色、物欲、嗜好上,重要的问题是学会克制,也就是说,抵御诱惑的本身就是好德。
 

人生网伴您度过美好人生
相关热词搜索:
  • 杂志订阅
  • 杂志订阅(纸质)
  • 杂志订阅指南
  • 电子阅读
  • 协会之窗
  • 资讯快递
  • 协会风采
  • 协会工作
  • 基层信息
  • 宣传交流
  • 项目园地
  • 留守家园
  • 流动人口
  • 文化建设
  • 纪念日
  • 人口健康
  • 政策集锦
  • 人口视点
  • 生殖健康
  • 优生优育
  • 避孕节育
  • 健康播报
  • 生活宝典
  • 精神家园
  • 传统文化
  • 会员随笔
  • 学习园地
  • 格言警句
  • 演出推介
  • 视频
  • 图片
  • 联系方式
  •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