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打米那些事儿

那天,母亲来电话说弟媳打好米了,叫我抽时间回老家拿一些吃,我不由回想起小时候老家打米的往事来。

儿时,老家是没有打米机的,吃米靠碓舂。父老乡亲们在原本就不宽敞的房屋里安置出一片不小的面积安装碓,更使得家里挤挤挨挨的。有的房屋狭小的人家根本没地方装碓,只好把要用碓舂的像稻谷之类的粮食拿到邻居家去借碓用。我家就没装碓,一到要舂米的时候,就要动员家里的劳力一起去邻居家借碓。因为碓舂是个体力活,需要通过杠杆原理在碓尾巴上用力往下踩,将碓首高高扬起再突然放下,靠碓首砸下去的力量把稻谷砸碎将米与稻壳分离。这也是一项有风险的农活,碓首扬起放下的间隙需要有人不停地在碓窝里翻弄稻谷,让它们轮番接受碓的力量,一不留神来不及收回的手被高高扬起落下的碓首砸中的话,轻则骨折,重则断指。

那时候,农村人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白天下地干农活,吃过晚饭后再碓舂。我印象很深,一到舂米的时候,我们全家就会端着煤油灯抬着稻谷到邻居家去舂,有时候邻居家会帮着踩碓尾巴,大家一边聊天一边舂稻谷。由于舂米需要很长时间,夜深了就会影响邻居家休息,每次我们家都会因此而不好意思,要是再赶上邻居家因为琐事心情不好或者因为农忙干活累了,就更加尴尬了。

记得有一次,因为不知道邻居家因为“内部矛盾”吵架了,我们家一如往常去他家舂米。去了后才发现邻居家不仅脸色难看,语气也很不耐烦,说他家要休息了。我们家人不明就里,只能硬着头皮把稻谷舂完后,赔着笑脸向邻居家道谢。隔天,邻居家也觉得很不好意思,把话讲明了,两家还像往常一样相处。

后来,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引领下,离我家几公里远的岔江河谷上修建了一座水电站,不仅解决了家乡的用电问题,还安装了打米机,解决了方圆几十里农户的打米问题。那时候没有车,父老乡亲们都是人挑马驮地把稻谷运到水电站去付费打米。人少的时候,花费两三个小时便可以打好米运回家。人多的时候,早上去要等到下午甚至天黑才能回家,有时候甚至第二天才能将米打好回家。在那个前不着村后不挨寨的水电站,直饿得人头晕眼花。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家乡的水稻种植采用了杂交水稻种子以及科学的种植方法,水稻产量大大增加,大米除了能满足一家人生活以外,还可以结余一些拿到市场上去卖。家乡原有的一台打米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父老乡亲们的需求。为了解决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困难,水电站又在我们寨子里安装了一台打米机,村民们在家门口就能打米,极大地方便的生活。每逢赶场天就会有父老乡亲用手推车或者自行车把稻谷拉到打米加工点,不用像原来那样苦等几个小时,不一会儿就能将米打好,再直接拉倒市场上去售卖,换些钱购买日常生活用品。

现在,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父老乡亲们的腰包也一天天地鼓了起来。生活富裕起来后,家乡很多人家都自己买了打米机,什么时候需要打米就什么时候打,想打多少米就打多少米,再也不用去别的地方排队了。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家乡的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吃米已经从最初的靠碓舂,发展到了今天的机器打,这只是家乡发展的一个缩影。每次回家极目远眺家乡的山山水水,满眼一片充满希望和生机的葱绿,家乡正在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道路上阔步向前!

相关热词搜索:
  • 杂志订阅
  • 杂志订阅(纸质)
  • 杂志订阅指南
  • 电子阅读
  • 协会之窗
  • 资讯快递
  • 协会风采
  • 协会工作
  • 基层信息
  • 宣传交流
  • 项目园地
  • 留守家园
  • 流动人口
  • 文化建设
  • 纪念日
  • 人口健康
  • 政策集锦
  • 人口视点
  • 生殖健康
  • 优生优育
  • 避孕节育
  • 健康播报
  • 生活宝典
  • 精神家园
  • 传统文化
  • 会员随笔
  • 学习园地
  • 格言警句
  • 演出推介
  • 视频
  • 图片
  • 联系方式
  •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